县委 人大 政府 纪委 霍山先锋网 网站地图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今天是:
筒评《半戒心声》

浏览次数:72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2-08

余 新 华

陈同胜先生出版了一本诗集叫《半戒心声》,署的是笔名“左耳半戒”。“陈”字的耳朵在左,这好懂,但“半戒”是什么意思,我弄不明白。也不想弄明白。我想弄明白的是集子内容如何。

认识同胜应当说比较早了,那是1980年代,他大约二十旺岁,是县农业局一个股的头头,后来当了乡镇党委书记、县委统战部副部长。传说他在政治圈里有些特立独行,把读《半戒心声》,方知他原来是一粒诗人的种子。

尽管中国古代的诗人大多都是在官场,但总的说来诗人并不懂政治。比如顶尖级的屈原,只会发牢骚,主张再好,不会说服楚王采纳,也是枉然。还有李白,诗兴发时不知天高地厚,“但用东山谢安石,为君谈笑静胡沙。”兴高采烈地跟着永王李磷东征,一点政治敏感都没有,话音刚落,便被流放夜郎,一脚踏空掉在冰窟窿里,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李白耽酒,好酒不敬,就是政治不成熟的表现。再有苏轼,既是文章大家,又是豪放词的代表人物,当时真是众目仰望,可在政治上被一贬再贬,“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琼州”,越贬越远。这样的例子太多。政治和艺术本是两个不同的领域,政治讲的是领导智慧,艺术讲的是情感智慧,像皇帝宋徽宗、后主李煜,艺术家的气质,叫他们去玩政治,结果把国家玩丢了,把自己玩成了阶下囚。所以,诗人在政治上是永远不成熟的,对他们不能苛求。搞政治不一定要有学问,大字不识也能当一方诸侯,玩得转就是王。所以,文化人往往看不起权力,权力也把文化人看作酸儒。其实都不对,双方应当互相尊重。

话一扯就离了题,赶快回头是岸。我们的目的不是谈诗人,还是来谈谈诗吧,《半戒心声》的内容如何才是我们关心的话题。但是这个话题不好谈,中国几千年的诗歌理论太丰富了,往往张讲张的道,赵讲赵的理。那天,唐代诗人贾岛也拿不定主意,到底是“推”好呢还是‘‘敲”好呢?韩愈认为“敲”好,上句“鸟宿池边树”,下句“僧敲月下门”,一无声,一有声,工整,好。可我不同意,我觉得“推”好。你想想,夜深人静,那鸟都休息了,和尚还在外面干什么?要么到情人家去,要么从情人家回来,门能敲吗?轻轻推开溜进去得了,合情入理。况且,更深夜静,万籁俱寂,突然传来敲门声,真是疹人得慌。所以我说,“推”好。三个人的意见不一样,所以我说,诗的话题不好谈。不过艺术上言论自由,我讲我的,不同意,你讲你的或者你做你的就是了。

读《半戒心声》——说实话,谈诗我是门外汉,评价作品讲不出道道,只凭感觉。古人说《诗经》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,敦厚中正。我以为就是一种感觉。胡适写了首小诗给北平的周作人,劝他赶快南逃躲避日本鬼子,就是八句白话,却气韵流动,情意绵绵,让我读了回味再三,被吸引于不知不觉。《半戒心声》第一辑“故乡纪事”就给人这样的感觉。《爷爷》、《祖母》、《父亲》、《母亲》等82首小诗,几乎每一首都叫人动情,尤其写亲人的几首,让人读了眼涩。淡淡地叙述,不温不火;“爷爷没见过我/我也没见过爷爷/命中注定/我俩今世无缘” 《“爷爷》,文字背后的深深缺憾,潮水般撞击着读者的心房。

作者善于捕捉生活中的细节,把诗的强大张力压缩在小小的细节中。“每天黄昏/您用金色的稻草/燃出淡淡的炊烟/饥饿的我/找到家的方向” (《“祖母》),一缕炊烟牵出对祖母的无尽思念。“老实的水牛/老实的石磙/天生一对/还有一个/老实的父亲/你们叁一起/顶着似火的骄阳/在土场上打磙”(《 打磙》),在“打磙”中我们看到了农民的艰辛。

从另类的角度,用冷静的目光,观察事物,表现作者独特的思考,是《半戒心声》的又一大特色。“……可偶有一次/我笑问算命先生/你干这一行/是否命中注定……”(《算命先生》)。调戏了算命先生,又去跟佛陀扯白,“和尚/为何用木棰/敲打木鱼/芸芸众生/走哪条路/过哪座桥/才能到彼岸”( “致佛陀》)。这个问题不仅佛回答不了,任何教任何神都回答不了,只有芸芸众生用自己的一生去回答。

做诗写文章,技巧是基本功,能通过训练得到提升,趋于圆熟。而心灵的感悟与具象作奇妙的结合,并得以传递,则属于天赋,不是人人都能的。但是,天赋再好,没有训练,也达不到较高的境界。诗也好文也好,总是要不断锤炼,才能有精品。读《半戒心声》,为霍山人出了这样的集子感到兴奋,同时也盼着作者有更多更好的诗作呈现给读者。希望作者能细心打磨,让作品更臻于完美。现在举个例子同作者商量:“思念像您的裹脚布/挂在老院外/那颗乌桕树上/越来越长”(《祖母》)。我觉得“裹脚布”的意象很不好,往往让我们联想起那句歇后语“王奶奶裹脚——又臭又长”,本来是一首好诗,到这里却给人倒胃口的感觉,如果换成“丝包头”如何呢?再如“爷爷没见过我/我也没见过爷爷”,要是改成“我没见过爷爷/爷爷也没见过我”,或者把“我也没见过爷爷”改成“我更没见过爷爷”,似乎情理上要通畅多了。当然,这是我的一孔之见,只不过提出商量。集子中还有许多可推敲的地方,还有一些不能免俗的东西,此处就不多话了。

总之,《半戒心声》很值得一读,很多富有哲理的内容,如《奈何》、《问题》、《人心》、《支点》等等,给人启迪,耐人寻味,让人耳目一新。用平淡的句子写出警醒的内容,就是高手妙手。苏轼说:“渐老渐熟,乃造平淡。”正是这个意思。